儘管不願見到,但佔中確實發生了。我感到痛心,香港何以走到今天這一步?

在網絡隨意瀏覽新聞或評論,「防暴警察」、「胡椒噴霧」、「催淚彈」、「手無寸鐵的民眾」等高頻字眼,很容易勾勒出一個悲壯的故事梗概。

是的,譴責警察十分容易且大有裨益。人都有同情弱者的心態,但切不可陶醉於道德制高點上,對現實視而不見。

對於佔中發起者而言,警察就是政府這個假想敵的形象代言人(或者發洩口),是在運動現場發動群眾士氣、渲染激烈氣氛的有力武器;一旦警察有任何忤逆示威群眾「民意」的舉動,譬如試圖迫佔中人士退守政府總部等,勢必引發現場強烈的情緒反彈,小則一陣推阻,大則一場騷亂。

對於整個泛民陣線而言,渲染警方的暴力能夠轉移傳媒及公眾對佔中違法這一事實的注意力。到目前為止,泛民人士不斷表態,批評政府「令人絕望」(李卓人語)、對其「極之憤怒」(泛民立法會議員9月29日聲明),試圖以指摘政府來為佔中行動正名洗底,卻並不論及佔中對交通、上學丶上班及其他市民的生活造成的影響。

在此,我要為香港警察說句公道話。試問,若有人在街頭以反對政府普選框架為名襲擊警察,引致警察反擊,你會怎麼看待他的行為?會否認為警察執法不當?我相信大部分人會認同警方的做法。

然而,現在當一群人以此為名與警察對抗,何以警察執法反而成了不當?當真是「法不責眾」?還是大家已被佔中三子障眼,只識佔中高尚正義的「金玉其外」,而不見其裹挾民意煽動群體違法的「敗絮其中」?

且不論佔中行動倉卒啟動如何騎劫大、中學生罷課之本意,單論佔中啟動之後,有團體不斷傳播「解放軍進城」、「發射橡膠子彈」等虛假消息,試圖煽動及擴大現場示威人士與警方之間的對立情緒—這些行為是非出自「愛與和平」的目的。

再者,雖然醞釀達二十一個月之久,主辦團體卻在宣布佔中啟動之後,忽然開始呼籲「流動佔中」,目的不再只是佔領金鐘、中環等政治、經濟中心,而是分散到九龍乃至擴散全港,試圖癱瘓全港的交通及經濟!

此刻,面對電視裏仍然駐守政總的人群,我的心情複雜而沉重。借用香港電台一份新聞的結語:事態發展至今,佔中人士、政府及受影響的其他市民都變成輸家。

我們的確應該抗爭,爭的是香港的未來,而非親手斷送。

香港理工大學兼任副教授

吳傑莊

來源:Wisenews 信報財經新聞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